当前位置:主页 > Z好生活 >妞书僮:你如果很胆小那今晚还是开灯睡觉吧!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新 >

妞书僮:你如果很胆小那今晚还是开灯睡觉吧!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新

2020-07-02 浏览量:493 Z好生活 作者:

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

杰瑞德扬起眉毛。「妳在这里看到一个人?」

「可能吧,」我用疑惑的眼神凝视着小径。「你觉得我们应该去找他吗?」

「当然,」他边说边把镜头盖起来,让相机挂在脖子上。「走吧。」

我努力不去在意走路时他用手轻轻压着我下背部的感觉。

杰瑞德和我在九月一场摄影比赛中进了最后决赛,我们是那时认识的。即便一週一起出去两、三次、如此持续几个月,我们也从来没有进展到产生火花的程度。有几次他给了我暗示,我则小心翼翼地装傻来回应。状况从没有超出这程度之外。

说老实话,我喜欢这样的状态。刚分手马上交新男友绝对不成。只要一想到跟卡特之外的人变亲近,就会让我整个人冷感。

我们转过转角,还是没看到男孩的身影。我们很可能是遇上超自然事件了,我的心不禁一沉。如果是自己一个人,我就会停下来了。

但杰瑞德很急,他催我继续走。「假如那小孩自己在外面,现在的气温对他来说太冷了。」

我们走得很快,因为我身上穿了一堆衣服,所以开始觉得热;我从互助商店买来的老旧书包兼背包撞着身侧,我觉得很痛。杰瑞德的眼神不断搜索着远方,好像觉得那男孩随时会从眼前冒出来。他坚定不移的意念稍微说服了我,让我觉得自己看到的真是个活生生的小孩,不是什幺鬼魂现身。

你可以骂我蠢,但我总觉得,要是我深信不疑,他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小径上。

只不过,他完全没出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等等,」我慢下脚步。「我想,我可能以为我有看到,但其实我没看到。」

杰瑞德转向我。因为花了不少力气,他脸上出现一抹粉红。「什幺意思?妳是说妳想像自己看到了一个小孩吗?」

我耸耸肩。「可能只是一道影子。」

「但我很确定听到前方有东西,妳没有吗?」他一动也不动地站着。「妳听──又出现了。」

无庸置疑,我听到了树枝断掉的声音。

我的胸口窜过一股希望。「好。」我说。

但当我们转过下一个弯路时,停了下来。

小径前方有只负鼠。牠望着我们,发出很大声音匆匆跑进灌木丛。

「喔。」杰瑞德说。

他还来不及说话,我就举起相机拍了两张照片。我低头望着萤幕显示的影像,身体每条肌肉都紧绷了起来。

他就在那里。在五英尺外望着我们。

是那个小男孩。

所以他真的是鬼。

它当然是鬼。

我掉转方向,来到小径外缘,从那里可以把鬼看得非常清楚。我转过身,又多拍了几张照。当我看着照片,一口气卡在喉中。

男孩的头后方凹进去了。

不然妳以为会是怎样?

「艾莉西丝?妳没事吧?」杰瑞德站在男孩的另一侧,他直接向前走,穿透了它。

我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杰瑞德拉紧身上的外套。「我突然一阵冷,妳有感觉到风吹过来吗?」

穿透鬼魂时就会发生这种事。我点点头,环抱住自己。虽说我仍因为在小径上奔跑而汗涔涔。

「我想太阳快下山了。」他说。

我不想待在这地方聊什幺天气。比起照片里看到死人,更糟的就是它们看见我、然后来烦我。我抓住杰瑞德的手臂,拉着他跟我一起走,离那个小男孩远一点。

我在约莫一百码外停下脚步,将颤抖的双手塞进口袋。「我弄错了,」我低声说:「很对不起。我不是故意在你拍照时打断你。」

「不需要道歉,」杰瑞德的语调温和又带点急迫。「艾莉西丝……我很担心妳。」

我觉得窘迫又可悲,而且还因为看见那男孩凹陷的脑袋而惊魂未定。「我不知道──我很抱歉──」

杰瑞德站到我面前,棕色的眼睛温和地像鹿一样。他将双手放在我肩上。「没事的,冷静下来。没事。」

我不是故意的──但我突然哭了出来。

可恶。

我以前绝对不会这样,再过一百万年都不可能──竟然像个疯子似的在公共场合大哭,而且还当着别人的面。我不但再也无法掌控自己的照片,好像连自己也无法控制了。

杰瑞德把我拉近,让我把头靠在他肩上,用没戴手套的冷手爬梳我的头髮。

「如果想哭就哭出来,」他说:「没事的。」

过了一下,我困难地吞嚥一口口水,退开来。

杰瑞德的手指还轻轻地停留在我颈子上半部。「妳刚刚是在想莉狄亚吗?」

我学校里死了一个女孩,他知道我就在现场。他也知道我的人生因为那一天整个改变了。他假设──就跟全世界猜测的一样。包括我的父母、妹妹、以及辅导谘商师,我所有的症状都是因为目击莉狄亚死亡造成的创伤。

是,好,我很确定大部分是因为那样。但根本的原因比那个更深层一点。

你知道的,有句话叫「骄矜必败」?就我的情况而言,坏事的不算是骄傲,而是……快乐。安全感、舒适感、满足感,都好景不长。我曾如此确定自己在做什幺。你都已经那幺有自信,怎幺还会错?然而,一旦你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……又怎幺可能再找回自信?

事实就是:你是找不回来的。你的下半辈子就只能等着某架钢琴从空中掉下来,把你砸死。

「妳失去了某人,」杰瑞德的语气里有种笨拙的亲暱感。他将我的头髮从眼前拂开。「那很痛,非常痛。但会没事的。妳会没事的。」

我吸吸鼻子,点点头,抬头望进他深邃如黑洞的眼睛。我总觉得,除去杰瑞德展现给这个世界看的那一面,底下似乎还有十层不一样的面向。当他这幺凝视着我,就好像有几层被揭开来,显露出一些原本隐藏起来的柔软情绪。

他似乎屏住了呼吸,将我的头髮塞到耳后……手指沿着我的下巴轮廓抚摸,接着便轻轻抬了起来。

我们之间突然瀰漫着一股沉重、忧伤的气氛──那个瞬间,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。

然后,我们接吻了。

这感觉完全不像我体验过的任何一个吻。卡特和我还在一起时,我们之间的感觉是纯然的愉悦,而亲吻就是那份愉悦的延伸,像一场庆祝,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派对,将那份纯然的愉悦放大。我们觉得这个世界会非常乐意地提供我们想要的一切。

而杰瑞德和我──被放大的是完全不同的情感,是胸中的一股疼痛。感觉像是为了生存所做的挣扎──两人亟欲感受到另一个人的碰触,才不至形体消散、再也不存在──我们是因为这样才在一起。那感觉就像是我们正交换着悲伤的祕密……

我完全不希望这一切停下来。

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幺,便猛然抽离那个吻,像个遭到抢劫的人一样举起双手。

「老天,」杰瑞德往后一跳,望着我,似乎吓了一跳。「艾莉西丝,我真的很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──因为妳很伤心,而我──我不该……」

我有些晕眩地退开一步,但无法让自己的眼神离开他的双眼。我应该告诉他别责怪自己吗?在说这句话时,难道我不会洩漏出其实我觉得这个吻很不错的心情吗?

好吧,这个吻的确很不错──但不代表这幺做是对的。

「我该走了,」我勉强地说:「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,我父母会担心。」

他还注视着我,仍有些惊讶。他重新恢复镇定。「当然,」他整了整本来就很平整的外套。就这样,感觉全没了。

而我竟感到一丝后悔的疼痛。对此我惊讶不已。

毕竟我也不是没有回吻他。

午后的灰色天空在不知不觉中转为紫色的暮光。低垂的太阳散发光芒,穿透缠在一起的枯树枝,形成一块耀眼的白色。这一整天来,杰瑞德第一次看起来又冷又累。

而且很寂寞。

「走吧,」我伸手把他打结的相机带解开。「在这里你会冷死的。」

他的嘴脣微弯,几乎形成一个笑容。他深棕色的头髮(只要圣心学院的规定许可的话)垂下来盖住前额;他的颧骨分明,使得他像是大理石雕出来似的。杰瑞德有一种贵族气息,双脣天生有些下垂,感觉他的笑容是必须付出努力才能赢得的奖品。

「妳说得对,」他说:「天色已经晚了。」

杰瑞德陪我走到我妈的车门旁,当我将相机放在乘客座、繫好安全带时,他静静等着。

我抬头望着他,被那画面震慑到有些无法言语──日落的浅金光束彷彿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,将他脸的一侧打亮,在他的头髮上勾勒出细细的火焰光环。而在阴影的那一侧,他的皮肤变成冷蓝色,平滑犹如冰块。

他看起来半像是人,半像是神。

我到底是怎幺回事?

「拍张照吧,」他说,脣边缓缓扩散开一抹微笑。「这样可以留久一点。」

我微笑回应。那是我一开始对他说的话之一。

如果我知道自己要什幺──如果我能弄清楚自己能拥有什幺、又不能拥有什幺──如果我能放开过去、继续前进──我就会下车抓住杰瑞德,狠狠亲到他窒息为止。

但我不是那样的女孩。

(待续)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妞书僮:这世界到处都有鬼!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新书转载3-1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陪你看看书

读过《坏女孩不死》系列书籍,妞妞们一定都毕生难忘吧!因为会无限次背脊发凉+手心冒汗停不了,看本书把自己吓得不要不要的~

本文摘自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

妞书僮:你如果很胆小那今晚还是开灯睡觉吧!《坏女孩不死3:梦魇死灵》新

出版社:脸谱出版

作者:凯蒂‧艾兰德